滕小星沉沉-

鹤相欢:

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,惊鸿一瞥,乱我心曲。
巍笔。

原作里非常戳我心的一段,就是沈巍那一屋子各式各样的、属于他的昆仑的画像。一个人要有多深情,才会千百次轮回注视着同一个人,无数次描摹同一副眉眼,我想象不到,直到我看到这儿。
他是他千百年前的一场惊鸿,他的山河,他的人间。

评论

热度(25482)